澳媒:苏贞昌的“穷困的阐述”与“阐述的穷困”

2019-06-06 14:28:59 来源:新浪新闻
记者:郭龙 来源:新浪新闻

澳门《新华澳报》27日刊载署名富权的评论文章分析苏贞昌与民进党当下所面临的困境。文章指出,过去说苏贞昌没有论述,就呈现他的可塑性较高。但从目前情况看,这个基本理论并不适用于他,因为他并非是“手塑泥”,而是一团根本不能成形的“烂泥”。其在两岸政策方面的论述的贫困,是引致其贫困的论述的主因。

全文摘编如下:

闽台地区有一句俗话,“越是怕鬼,鬼就越是会找上门”。民进党主席苏贞昌就很有可能会陷于此泥淖:他一方面老是担心在2014年的第15届党主席选举之前,就兑现调整大陆政策的诺言,将会得罪党内“台独”基本教义派,不利其主席选战,因而将所有调整大陆政策的计划到“冻结”了起来,停步不前,并正式否定由谢长廷提出、有可能会成为民进党“缩短最后一里路”主要推力的“宪法共识”论述;另一方面又担心谢长廷会借着主持党内“大陆政策大辩论”的机会,在协调鼎鼐党内各派系不同观点的过程中,成了各派系的“共主”,将会喧宾夺主、反客为主,并再度与蔡英文合作,在党主席选举中将自己推下台,从而导致自己丢失“2016”的“入场券”,因而他摆出了“不求有功,避免犯错”的姿态,一方面在党中央进行“派系共治”,尽量搞好除“英系”以外的各个派系的关系,另一方面则不愿冒任何风险,拒绝一切具有开拓性的建议,尤其是否定了谢长廷各项有助于民进党缩短“最后一里路”的调整两岸政策主张。在此情况下,苏贞昌将会适得其反,在迫使谢长廷很可能会别投他抱,与蔡英文结盟的前景下,他首先就将闯不过“在2014”这一关。

实际上,曾记否?2011年的民进党台湾地区领导人党内初选,本来苏贞昌在党内的优势是比蔡英文强的,但由于谢长廷暗助蔡英文,祭出“蔡马马”战术,而让苏贞昌功亏一篑,仅以1.35%的些微差距,败在蔡英文的手下?那么,2014年的党主席选举,及2015年的民进党台湾地区领导人初选,苏贞昌越是担心将会出现“蔡谢结盟”的局面,由于自己采取了“排谢”作为,就越是将会促使谢长廷将会与蔡英文结盟,亦即苏贞昌仍将会重蹈覆辙,这就将会应验“越是怕鬼,鬼就越是会找上门”的俗语。

苏贞昌虽然尽力否认在扯谢长廷的后腿,更是否认“苏谢合”破裂,但大由于苏贞昌已正式否定谢长廷“宪法各表”的主张,也由于苏贞昌已拒绝按照谢长廷的意愿成立“中国事务委员会”,并放风即使是成立“中国事务委员会”,也不会让谢长廷出任“主委”。因而人们都已断定,“苏谢合”的破裂事在必行。由此,党内也有人批评苏贞昌,这根本就不符他过去“冲冲冲”的形象,并指出苏贞昌做为一个党主席,应当要有自己的主张,大家也乐见主席提出更好的看法,如果没有自己的主张,至少要促成党内一个辩论或讨论的方向。

由此批评而逆向思考,可能也会敲醒大家:为何苏贞昌不愿进行“大陆政策大辩论”,为何苏贞昌如此谨小慎微?就是因为他的本性就是“冲冲冲”,而不是政治理论家,从来没有自己的论述主张,因而担心倘是进行辩论,或是大开大阖地开创新局,就将会暴露自己“论述不行”的“罩门”,从而被党内善于论述者夺走自己对民进党的主导权。因此,献丑不如藏拙,也可说要避论述之“短”,扬实干之“长”。

苏贞昌这样做,或许也是总结了过去党内的“教训”。实际上,就以“大陆政策大辩论”来说,当年主导大辩论的党主席许信良,提出了“大胆西进”的主张,而其以“新潮流”为首,还有“正义连线”、“福利国连线”的对立面,则主张“强本渐进”。经过辩论,最后取得原则性的妥协,经综合各方观点,以“强本西进”作为结论。吊诡的是,许信良之所以发起这次“大陆政策大辩论”,是意图为自己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而“挪火煮食”;但却阴差阳错,成全了陈水扁,并为陈水扁改走中间路线,及度身订做“台湾前途决议文”,打下了政治基础。而许信良最后却落得个遭受“边缘化”,并辛苦一场却是“为他人作嫁衣裳”,最后只得发表《同志们,让我们在此分手吧》声明,出走脱党另行参选。显然,苏贞昌是担心倘积极主导辩论,却落得个“许信良第二”的下场。因而吸取许信良的这个“教训”,既是要防止让蔡英文好像陈水扁那样,夺走自己调整党的大陆政策的成果,也是为了避免自己重蹈许信良的覆辙。

当然,苏贞昌不敢发动辩论的原因,可能也有其实际困难,就是他从来没有自己的两岸论述,因而将会“未辩先输”。实际上,民进党的几位“天王”,大多是有自己的两岸论述主张的。撇除陈水扁的“一边一国论”不说,谢长廷有“宪法一中”及由此而衍生的“宪法共识”;而蔡英文则先有为李登辉拟制的“特殊两国论”,后有“十年政纲”,及“两岸和平稳定架构”;游锡堃更是抛出坚持“法理台独”立场的“正常国家论”。就是苏贞昌没有任何论述。

过去我们曾说,苏贞昌没有论述,就呈现他的可塑性较高。但从目前情况看,这个基本理论并不适用于他,因为他并非是“手塑泥”,而是一团根本不能成形的“烂泥”。其在两岸政策方面的论述的贫困,是引致其贫困的论述的主因。

延而伸之,苏贞昌论述的贫困的“罩门”,还不单止是在两岸路线方面,而是对整个民进党的政策路向。实际上,“英系”的罗致政昨日就“发炮”说,民进党的创党精神,就是“理念先行、群众随行”,一直勇敢地走在人民群众的前面,而不是只想讨好与跟随民意。如果民进党的创党前辈在提出重要主张时,都要先以民调及选票来分析计算,那恐怕永远不会喊出带动台湾前进的主张,因为这些诉求在当时恐怕都未必有过半民意的支持。民进党的持续成长甚至能够“执政”,是以理念来争取与说服民众,让他们跟着民进党前进,而不是做个乖乖站在民众后面的“跟屁虫”。

而苏贞昌就是缺乏这种创意能力。他参加民进党活动,是为“美丽岛事件”的被告作辩护律师。此后的从政经历,多是参选地方官员。这就决定了他是实干重于理论,一味只顾“冲冲冲”,关心的多是地方事务,没有自己的论述。后来即使是当上了“行政院长”和民进党主席,由于自己理论功底的贫困,而导致提不出令人眼前一亮的论述,因而形成了论述的贫困。

或许,苏贞昌是因为认为,一方面“政党轮替”可能会成为台湾地区政党政治的常态,民进党候选人躺着选也可当选,因而无需提出较佳的论述。倘是这样,“贫困的论述”与“论述的贫困”之间的恶性循环,就将更为严重。

因此可以预见,在2014年的民进党主席选举中,没有论述能力的苏贞昌,将受到懂得“舆论先行”的蔡英文、谢长廷,还有游锡堃的连手狙击。苏贞昌以“不搞辩论,也不推论述”,来进行“权利维稳”的意图,就将彻底破产,变成效果与动机不统一,适得其反。

www.huizhouseo.cn
特色栏目